• 新聞采編:0931-8562277
  • 傳播合作:18909311858
中新網(wǎng)·甘肅新聞
搜 索
中新網(wǎng)甘肅新聞正文
當前位置: 主頁(yè) > 中新觀(guān)隴> 正文內容
中新觀(guān)林 | 甘肅古浪八步沙:飛沙走石的風(fēng)沙口漸變生態(tài)研學(xué)打卡地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16日 17:21  
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網(wǎng)
分享到:

  中新網(wǎng)蘭州6月16日電 (記者 馮志軍)“八步沙,出門(mén)八步就是沙!边@處位于騰格里沙漠南緣、甘肅武威市古浪縣北部的一個(gè)風(fēng)沙口,昔日里曾風(fēng)沙肆虐,沙子慢慢埋掉了田地,一些人相繼逃離家園。經(jīng)過(guò)三代人40多年的接力治理,成為享譽(yù)甘肅省內外的全國“兩山”實(shí)踐創(chuàng )新基地和生態(tài)研學(xué)、觀(guān)光旅游的打卡地。

  獲得“全國勞動(dòng)模范”“全國道德模范”“全國林業(yè)英雄”等諸多榮譽(yù)的古浪縣八步沙林場(chǎng)黨支部書(shū)記、場(chǎng)長(cháng)郭萬(wàn)剛,是八步沙“六老漢”第二代治沙人。年逾古稀的他,用一生兌現了父輩們“綠色的承諾”。

2019年9月3日,古浪縣八步沙“六老漢”第二代治沙人郭萬(wàn)剛巡查林場(chǎng)苗木長(cháng)勢情況。(資料圖)高康迪 攝
2019年9月3日,古浪縣八步沙“六老漢”第二代治沙人郭萬(wàn)剛巡查林場(chǎng)苗木長(cháng)勢情況。(資料圖)高康迪 攝

  “隨著(zhù)氣候干旱和過(guò)度開(kāi)荒放牧,到20世紀六七十年代,7.5萬(wàn)畝的八步沙已是寸草不生、黃沙漫地!惫f(wàn)剛回憶道,八步沙所在的古浪縣土門(mén)鎮,當時(shí)人均耕地僅為1畝左右,三五場(chǎng)風(fēng)沙過(guò)去,一年的糧食就沒(méi)了希望。

  “不與風(fēng)沙抗爭,遲早會(huì )被風(fēng)沙吞沒(méi)!1981年,古浪縣試行“政府補貼、個(gè)人承包,誰(shuí)治理、誰(shuí)受益”的荒漠化土地治理政策,把八步沙作為試點(diǎn)向社會(huì )公開(kāi)承包!爸卫泶绮莶簧纳衬労稳菀?多少年后才會(huì )有收益?”政策出臺后,基本無(wú)人響應。

  “多少年了,都是沙趕著(zhù)人跑,F在我們要想辦法把沙治!”當時(shí)在土門(mén)公社漪泉大隊當村主任的石滿(mǎn)老人率先站了出來(lái)。隨后,郭萬(wàn)剛的父親郭朝明和賀發(fā)林、張潤元等社隊干部也相繼響應。

  年近半百的“六老漢”以聯(lián)戶(hù)承包方式,組建了八步沙林場(chǎng)。當年秋天,他們靠一頭毛驢、一輛架子車(chē)、一個(gè)大水桶和幾把鐵锨,拉開(kāi)了治沙造林的序幕。剛開(kāi)始沒(méi)有資金,也沒(méi)有經(jīng)驗,就用“一锨沙、一棵樹(shù)”的土辦法造林。不料幾場(chǎng)大風(fēng)刮過(guò),近多半樹(shù)苗被黃沙埋掉。

  “老人們約定,如果這輩子治不住沙,就讓后人們去治。不管多苦多累,每家都要有一個(gè)繼承人,一直要把八步沙管下去!”郭萬(wàn)剛說(shuō),經(jīng)過(guò)反復摸索,老人們總結出了“一棵樹(shù),一把草,壓住沙子防風(fēng)掏”的治沙方法。

2022年6月28日,古浪縣八步沙林場(chǎng)樹(shù)木郁郁蔥蔥。(資料圖)楊艷敏 攝
2022年6月28日,古浪縣八步沙林場(chǎng)樹(shù)木郁郁蔥蔥。(資料圖)楊艷敏 攝

  “春秋時(shí)節,是壓沙栽樹(shù)的黃金期。為了趕進(jìn)度,我們全家老少齊上陣,還雇了不少鄰居來(lái)幫工,卷起鋪蓋住進(jìn)沙窩里。沒(méi)有爐子生火做飯,就用三塊石頭支口鍋,開(kāi)水泡饃當飯吃。大風(fēng)一起,沙子刮到鍋碗里,吃到嘴里把牙齒咯得吱吱響!惫f(wàn)剛回憶說(shuō)。

  轉眼到了第四個(gè)年頭,那一年春天雨水多,地里墑情好,老人們種下的大部分樹(shù)苗成活了。望著(zhù)一棵棵親手栽種的花棒、梭梭長(cháng)出了芽,老人們高興地笑了,受的苦總算有了回報。

  “過(guò)了幾年,63歲的父親生病進(jìn)不了沙漠,要我接替他去治沙。當時(shí)31歲的我正在土門(mén)供銷(xiāo)社上班,是個(gè)讓人羨慕的國家職工!惫f(wàn)剛說(shuō),自己很不愿意丟掉這個(gè)“鐵飯碗”,到荒無(wú)人煙的沙漠里去治沙。面對一眼望不到頭的黃沙和枯燥而艱苦的造林生活,他苦悶過(guò),也后悔過(guò)。

  真正讓郭萬(wàn)剛堅定治沙信念的,是1993年那場(chǎng)刻骨銘心的“5·5”沙塵暴。這場(chǎng)13級以上的黑風(fēng)暴奪走了當地多人的生命,“經(jīng)歷了這場(chǎng)災害,就算是豁了命,也要把沙給治住,再不能讓它吞噬我們的土地和生命!”

  隨著(zhù)“六老漢”中的大多數人相繼離世,郭萬(wàn)剛和其他幾個(gè)兄弟接過(guò)父輩手中的鐵锨,成為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。20世紀90年代,由于國家“三北”防護林政策調整,加上連年干旱少雨,八步沙林場(chǎng)發(fā)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。

  “在林場(chǎng)附近按照政策打一眼機井,開(kāi)上些荒地,發(fā)展集體經(jīng)濟,補貼造林費用!惫f(wàn)剛這一大膽的提議,獲得大伙支持。經(jīng)過(guò)艱難跑貸款和發(fā)動(dòng)六家人集資,終于湊齊打井所需的30萬(wàn)元。當一口156米深的機井歷時(shí)4個(gè)月終于打成時(shí),大家忍不住抱頭痛哭。

2021年7月,新建成的古浪縣八步沙“兩山”實(shí)踐創(chuàng  )新基地。(資料圖)崔琳 攝
2021年7月,新建成的古浪縣八步沙“兩山”實(shí)踐創(chuàng )新基地。(資料圖)崔琳 攝

  從此,八步沙林場(chǎng)走上了一條以農促林、以副養林、以林治沙、綜合發(fā)展的新路子。在完成八步沙的治理后,繼續向周邊更遠的風(fēng)沙口和荒漠發(fā)起挑戰。近年,八步沙三代治沙人被授予“時(shí)代楷!薄白蠲缞^斗者”等榮譽(yù)稱(chēng)號。

  郭萬(wàn)剛表示,把飛沙走石的不毛之地,變成生機盎然的綠色海洋,“六老漢”只有一位老人在世,今天的“六兄弟”也在一天天變老,第三代人也陸續加入治沙隊伍。(完)

【編輯:劉薛梅】
中新觀(guān)隴·我們的視角
 
政府廳局:甘肅省人民政府|蘭州市人民政府|教育廳|科技廳|住建廳|民政廳|自然資源廳|水利廳|農業(yè)農村廳|商務(wù)廳|衛生健康委|財政廳|文旅廳|人社廳|應急廳|司法廳|交通運輸廳
新聞媒體: 每日甘肅|蘭州新聞網(wǎng) |中國甘肅網(wǎng) |中國蘭州網(wǎng) |甘肅經(jīng)濟日報|新華網(wǎng)甘肅頻道|人民網(wǎng)甘肅視窗|中廣網(wǎng)甘肅快訊|甘肅經(jīng)濟信息網(wǎng)|絲路明珠網(wǎng)
中新社分社: 安徽|北京|重慶|福建|甘肅|貴州|廣東|廣西|海南|河北|河南|湖北|湖南|江蘇|江西|吉林|遼寧|山東|山西|陜西|上海|四川|香港|新疆|兵團|云南|浙江
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,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
[網(wǎng)上傳播視聽(tīng)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[京ICP證040655號][京公網(wǎng)安備:110102003042][京ICP備:05004340號-1]